• 周六. 6 月 15th, 2024

圣诞老人是萨满文化的当代代表利用致幻蘑菇与精神世界进行交流

admin

10 月 10, 2023

微信号:ibookreview

“与46.6万智能微信好友同行”

按:“圣诞老人是萨满文化的当代表现,他利用致幻植物和真菌与精神世界进行交流。” 塞里亚学院人类学家约翰·拉什的这一观点开启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然后他发表了令人震惊的言论:“耶稣基督也可能是致幻蘑菇的拟人化外观。” (详情请见他的专着《基督教艺术中的蘑菇:基督教发展史上耶稣的身份》)。 据说,每年圣诞节临近,法洛参考图书馆馆长、哈佛大学生物学教授唐纳德·费斯特都会把他的学生聚集在一起,用明亮的眼睛给他们讲述圣​​诞老人和致幻蘑菇的故事。 这种想象的逻辑必须放在萨满文化的语境中才能成立。

虽然这只是前现代时期关于圣诞老人起源的浪漫猜想,今天很难验证,但无论如何! 谁不喜欢迷幻蘑菇! 书评里除了关于萨满和迷幻蘑菇的科普之外,还收录了迪伦演唱的一首圣诞歌曲——这或许会告诉你,圣诞老人确实吃过蘑菇。

菌类文化_菌物文化_菌类介绍/

古代萨满文化

在西伯利亚叶尼塞河以东到库页岛,再到勒拿河和黑龙江流域的广大地区,居住着许多土著部落。 这些部落分布广泛,分为许多支系。 俄罗斯西伯利亚的部落被称为克里亚克人、楚科奇人、尤卡其人、纳乃人、雅库特人……在中国的被称为鄂伦春人、鄂温克人、锡伯人、满族、赫哲人。 当冒险家在20世纪初注意到这片荒凉的土地并在那里时,他们听到雅库特人称鄂温克人(又称鄂温克人)为“通古斯”,于是通古斯就成了这些部落的通称。

鄂温克人的文化是萨满文化。 事实上,萨满一词源自通古斯语(saman),意思是“知识渊博的人或辨别神灵的人”。 萨满被认为是神与人类之间的中介。 他们与其他宗教的神职人员最大的区别在于,他们本身就是现实世界与精神世界之间的调解者。 成为媒介有两种方法。 一是以神灵为主体,通过舞蹈、击鼓、歌唱引诱神灵,使神灵“附身”萨满,通过萨满的身体与凡人沟通; 另一种是萨满“灵魂出壳”,到精神世界的天地间,与神灵沟通。 这种神秘的仪式被称为“跳神”或“跳萨满”。

萨满文化的许多特征如今已为人所熟知,如灵魂穿梭于三个世界、萨满的意识状态在清醒与迷幻之间不断切换、兽灵信仰等。这些文化特征对萨满的专业技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萨满。 古代的大萨满或者大巫师也许能够在不借助任何外力的情况下达到出窍的状态,但并不是所有的萨满都能做到。 那是因为萨满文化缺乏选择合适人选所需的“轮回”制度。 因为萨满传统曾经对当地百姓的日常生活产生了如此深远的影响,不仅祭祀仪式等重要活动需要请神,日常的愿望、与祖先聊天、为家人祈福也需要请神。 毕竟,萨满也是人,他们的灵魂已经不重要了。 如果你沉迷于对自由的无节制的热爱,你将很难一直脱离身体。

菌类文化_菌物文化_菌类介绍/

爱丽丝梦游仙境蘑菇

这需要致幻剂。 怎样才能实现灵魂飞翔和意识切换? 众所周知,飞行员依赖LSD、大麻和致幻蘑菇。 鄂温克人绝对没有LSD。 远东地区虽然也有大麻,但大麻的THC含量极低,无法达到产生幻觉的目的。 幸运的是,从贝加尔湖千里迢迢来到兴安岭的鄂温克人并不缺少蘑菇,那就是飞木耳。 毒蝇伞生长在北半球的温带和极地地区,与松树和松林中的其他植物共存。 这种蘑菇英文名中的“Fly”来自古老的中世纪传说。 当时,人们认为苍蝇飞入头部会引起精神或心理疾病。 显然,如果你吃了这种蘑菇,苍蝇会让你的头骨塌陷。 除此之外,它还有一个更出名的名字,爱丽丝梦游仙境蘑菇。 在刘易斯·卡罗尔的童话《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爱丽丝咬了一口神奇蘑菇的右半边,她的下巴立即撞到了它。 然后她咬住右半脚,脖子高过树顶,吓坏了树上的鸽子:毒蛇怎么从天上掉下来了! ?

这种致幻蘑菇与萨满有何联系? 由驯鹿。 鄂温克人最著名的特点就是他们是“驯鹿骑手”(Reindeer Rider)。 他们的生活与驯鹿紧密相连。 驯鹿皮、骨头和鹿角为鄂温克人和其他北方部落提供衣服、建筑材料、器皿和工具。 驯鹿是他们的主要交通工具和食物来源。 最重要的是,驯鹿也是他们的文化和宗教灵感来源。 重要来源。 如今,鄂温克人的驯鹿仪式已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第一批接触这种致幻蘑菇的萨满巫师无疑是依靠驯鹿的觅食本能。

菌类文化_菌类介绍_菌物文化/

萨满、蘑菇和圣诞老人

人们开始用咖啡豆做实验,因为羊吃了咖啡豆后兴奋得还活着;而萨满则在驯鹿挖出深埋在雪地里的毒蝇伞并吃掉后变得极度疯狂后,开始用毒蝇做实验。 伞。 很快,那种飞翔的感觉,在没有时空感的虚无中蒸腾,在漂浮的光点中自由漂浮的感觉征服了他们。 上文提到的蘑菇爱好者沃森同志曾尝试食用,并写下了自己的感受:“在这种半睡状态下,出现色幻觉。醒来后,心情激动,兴奋可持续3至4小时。” “这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力量增强了,可以轻松举起重物了。” 这与同为萨满文化一部分的西伯利亚科里亚克人的传说不谋而合。 科里亚克人称muscaria wapaq,意思是众神的唾液。 乌鸦吃了它就有能力举起鲸鱼。 驯鹿与毒伞、萨满与毒伞、驯鹿与萨满成为鄂温克文化中最重要的三种关系。

毒蝇伞有毒,降低毒性的两个简单方法是用肝脏解毒和将蘑菇晒干。 前一种方法的产品是过滤后的人尿或驯鹿尿,其中仍含有致幻成分蝇蕈醇。 这是科里亚克萨满仪式中必备的道具。 后一种方法的产品被挂在火上。 侧面形状像一个大袜子皮口袋里的干蘑菇,根据想象力解释了圣诞老人将礼物塞进儿童圣诞袜的传说的由来。 此外,圣诞老人的红衣白边、红脸、雪白的胡须,也是他们眼中毒伞的化身。

菌类介绍_菌物文化_菌类文化/

当然,在人类进入全球化之前的数千年艰难的自我认识过程中,文化单一起源论一直是值得怀疑的。 虽然这一理论可以解释大多数圣诞老人的形象和行为,但它很可能与圣诞节有所不同。 老人像圣尼古拉斯一样陷入了陷阱。 我们无法理解远东萨满文化如何席卷全球,也无法理解小亚细亚的圣人如何化身红皮老人,驾着极北飞行驯鹿拉的雪橇到处走动。 我猜唐纳德·费斯特教授给他的学生讲这个故事,是希望他们自己能发现这个故事的漏洞,从而激发学术兴趣。 毕竟,毒蝇伞并不总是红色的,通古斯也不会爬烟囱。

然而,与这个节日与消费的当代联系相比,萨满和迷幻蘑菇的古老传说似乎浪漫得多。

今天,祝大家度过一个迷幻的圣诞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