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日. 5 月 19th, 2024

浅析苏东坡与金耳的故事

admin

10 月 15, 2023

关于金耳的文字记载,最早可以追溯到苏东坡的一首诗,即:

《与参寥师行园中得黄耳蕈》 

 

遣化何时取众香,法筵斋钵久凄凉。 

 

寒蔬病甲谁能采,落叶空畦半已荒。 

 

老楮忽生黄耳菌,故人兼致白芽姜。 

 

萧然放箸东南去,又入春山笋蕨乡。 

 

恐怕大多数人被诗的开头一句就难住了。这出自于佛经《维摩诘经》的故事,叙述维摩诘居士派遣他的化身菩萨去遥远的佛国—众香国,找香积如来化缘一钵香喷喷的米饭,带回我们居住的娑婆世界,为大家充饥。我们要非常感谢苏东坡,他不但记录了金耳生长的季节,而且点明了金耳长在老楮树上。更为可贵的是,苏东坡将金耳比作香积如来的米饭,是佛祖赐予人间的珍馐美味。

 

参寥子,即宋僧道潜,字参寥,浙江于潜人,卜居智果寺,年龄比苏东坡小七岁。自幼出家,经学文史,无所不读,因诗句清绝,颇得苏东坡的赏识,二人成为好友,参寥子是出现在苏东坡诗句里最多的僧人。

宋神宗元丰二年(1079年)苏轼因为作了讽刺变法弊端的诗作,以“谤讪朝廷”之罪名,被投入监狱,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乌台诗案”。四个多月后,苏轼被贬黄州。

曾经与苏轼把酒言欢,诗词唱和的朋友们,都闭门谢客,生怕与苏轼扯上联系而被牵连。只有参寥子不远千里赶去黄州,追随苏轼数年。苏东坡非常感动,专门为参寥子赠送一首著名的《八声甘州•寄参寥子》:

有情风、万里卷潮来,无情送潮归。问钱塘江上,西兴浦口,几度斜晖。不用思量今古,俯仰昔人非。谁似东坡老,白首忘机。

记取西湖西畔,正暮山好处,空翠烟霏。算诗人相得,如我与君稀。约他年、东还海道,愿谢公、雅志莫相违。西州路,不应回首,为我沾衣。

词作起势不凡,以钱塘江潮喻人世的聚散分合,充分地表现了词人的豪情。首二句写江潮“有情”而来,却终“无情”而归,似有情而实无情。“几度斜晖”的发问,又写出天上阳光的无情。地上潮水无情而归,天上夕阳无情而下,则是天地无情,万物无情。“俯仰昔人非”写人世转瞬万变,如同梦幻,这又是社会人生的无情。对此无情的人生,词人的态度却很乐观,“不用思量今古”,不必替古人伤心,也不必为现实忧虑,因而他能超脱时俗,“白首忘机”。这种达观的思想,在苏轼词中表现得极为普遍,而在这首词中则更明显,词人俯仰天地,纵览古今,得出的结论“一切无情”。因此,他的“忘机”,就带有深刻的了悟性。

下阕写词人与参寥的友情。词人看穿了古今万物,无意去名利场上角逐,但他并没有完全忘世,更没有忘情,他对生活的爱是执著强烈的,他对友情是非常珍视的。回想起在西湖与参寥子和诗饮酒、饱览春山美景、谈禅说理、流连忘返的日日夜夜,词人不禁从内心深处对这位友人以知己许之——“算诗人相得,如我与君稀”,以“诗人”称参寥,正反映出二人志趣的投合。苏轼才高学富,一般是不轻易许人的,但对参寥的诗,曾不止一次地赞赏。如参寥的诗句“禅心已作沾泥絮,不逐东风上下狂”、“风薄猎猎弄轻柔,欲立蜻蜓不自由。五月临平山下路,藕花无数满汀洲”等,都是为苏轼所激赏的。在诗歌创作上的共同兴趣,是二人友谊的一个重要基础。

“约他年、东还海道”以下五句,表现了词人归隐之志的坚定,进一步写二人的友情。据《晋书·传》记载,东山再起后,时时不忘归隐,但终究还是病死于西州门,未能实现其归隐的“雅志”。羊昙素为所重,死后,他有一次醉中无意走过西州门,觉而大哭而去。词人当时被召还,且被委以显官,但他“白首忘机”,志在归隐,因此,安慰友人,说“我一定不会像一样雅志相违,使老朋友恸哭于西州门下”。说“愿”,说“不应”,全从自我的感情落笔,正表现了两人情谊的深切。 这首词最大的特点就是以平淡的文字抒写深厚的情意,而气势雄放,意境浑然。“从至情中流出”道出了这首词的特色。由于词人与参寥有着共同的志趣,由于参寥品德的高尚,他们的友谊是十分真挚的。词人所抒之情发自内心,这种真挚的感情并不因文字的平淡而失去其深沉、雄厚之力。这是“豪华落尽见真淳”(元好问《论诗绝句》)的一种艺术境界,它看似容易,实际上只有少数作家才能达到。元好问说苏轼词“性情之外,不知有文字”(元好问《新轩乐府引》)。

此外,词中抒写出世的高想,表现人生空漠之感,却以豪迈的气势出之,使人惟觉其气象峥嵘,而毫无颓唐、消极之感。词人强调达观和“忘机”,使人感到的却是他对友情的无比珍重。苏轼达观中充满豪气,向往出世又执著于友情的个性,于此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