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五. 5 月 24th, 2024

尾真菌的世界里藏着那么多世界上美好的东西

admin

3 月 12, 2024 #供求市场

菌类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_菌类宣传海报

欢迎来到“蘑菇”的神奇世界

➤ “我感觉我不是在科普,而是在分享美好的事物。”

➤ “我还没有解决室内培养粘菌的问题。至少未来十年我会继续在这个领域工作。”

➤ “与这个小世界打交道近十年后,我发现人类和细菌的生活其实很相似。”

文字| 《望》新闻周刊记者 常清潭 农业实习生 魏萌萌

蘑菇头女孩周清风,她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是尾尾菌,是一位微博粉丝过百万的真菌科普博主。

从业余爱好到全职博主,菌类的成长让她更加明白了生命的意义。 她想记录更多真菌的美丽瞬间,并将这份美丽分享给更多的人。

真菌世界的新事物

落叶烂树上,屋檐墙脚之间,生活中不经意的角落,只要你愿意蹲下靠近,也许会发现新的世界。

一次意外的邂逅,通过朋友的相机,周青峰看到粘菌的颜色从白色变成了红色、黑色,最后变成了彩色。 惊叹于这种生物的神奇,她陷入了一个充满未知和探索的真菌世界。

周庆峰毕业于中南大学药学专业,曾在科研院所和私营企业工作。 但相比繁华的都市生活,她向往自然世界,并逐渐转型为一名全职博主。

2015年,她用新买的单反相机拍摄了一种名为Caldera squamata的粘菌。 她把这张照片发到微博上,成为科普博主“尾尾菌”的首条微博。 “我会把尾巴留在油漆上。庄子的这句话是我微博名字的灵感来源。” 周青峰说道。

但直到2019年,周青峰才逐渐走红。 在这四年里,她独自走遍了周围的社区和公园,只是为了寻找粘菌。

周青峰留着短发,戴着眼镜。 他通常穿T恤和夹克。 她随时准备着到野外采集真菌。 “我喜欢拍摄色彩鲜艳、结构精美的粘菌。” 她说,粘菌大多生长在寒冷潮湿的野外地方。 为了寻找更多的菌类,她经常利用公司假期或周六日去江浙沪山区探索。

“有些人可能觉得我很奇怪,因为我经常蹲在路边观察很长时间,有时还会捡拾腐木和食草动物的粪便。” 周庆丰说,网上也有人对她拍摄的真菌不太了解。 每次有网友给她发私信询问,她都尽力详细解释。

拍摄精美的照片和延时镜头需要专业的设备。 周庆丰自费购买了微距镜头和相机,甚至还租了一个农家院,建了一个温室。 “我觉得我不是在做科普,而是在分享美好的事物。” 她觉得这些美好的小生活瞬间不仅可以打动自己,也可以打动其他看到视频和照片的人。

探索室内细菌繁殖方法

周青峰在网上发布的视频大多只有几十秒或几分钟。 短视频看似简单,背后却是数周甚至数月的精心培育。

周庆丰的主要题材是粘菌。 粘菌是蘑菇的一种。 它既不是植物,也不是动物,也不是真菌,而是一种独特的单细胞生物。 它们大多隐藏在一些垃圾或腐木中,生命十分脆弱。 “风一吹,它就会枯萎。” 周庆丰说,除了野外拍摄时的蚊虫叮咬,她还要面对山区变幻莫测的天气。

有一次,她去野外拍摄一种叫做鸡腿菇的粘菌。 前四昼夜还算顺利,但到了最后一天,也是拍摄最关键的阶段,突然下起了大雨。 粘菌被吹倒,拍摄不得不停止。

那次失败后,她尝试将拍摄地点从野外移至室内。 她利用自己的实验知识,在家里搭建了培养箱和培养皿,开始尝试培养粘菌。

周庆丰查阅了大量资料,发现国内对粘菌的研究还处于初步分类阶段,很难找到栽培教程。 她不断尝试着调节培养箱的温度、湿度、灯光参数,一步步调试。

一个月过去了,粘菌的生长却没有丝毫起色。 然而,一个周末,她下班回家后,突然发现培养皿上长出了一些粘液霉菌。 “我当时真的很兴奋。”

为了让画面更加美观,她从外面捡了一些腐木、树叶作为拍摄背景,模拟真实的野外环境。 拍摄过程中,她还会在粘菌下面放一盆水来滋润。

视频平台上,周青峰的原创作品越来越受欢迎,她的生活也越来越与真菌结下不解之缘。 2020年1月,她从私人公司辞职,成为一名全职博主。

周青峰说道,事实上,即便是现在,除了少数粘菌掌握了培育方法之外,她也经常无法培育出粘菌。 “我还没有解决修炼问题,至少未来十年,我还会在这个领域。” 继续做”。

菌类新闻_野生菌新闻稿_菌类宣传海报

周庆峰培养并拍摄的真菌

让生命绽放

水玉霉是周青峰最喜欢的真菌之一。

自从在网上看到牛津大学的延时视频后,她就被这种美丽的真菌迷住了。 她说:“微距镜头下的水霉每一帧都很美,在生长过程中,会渗出微小的水滴。”

在观察过程中,她发现水霉菌的生命周期只有一周左右。 它在前六天内生长菌丝。 最后一天,它提取孢子囊并喷洒孢子。 完成繁殖使命后,它很快就枯萎了。 在喷出孢子之前,它会继续生长,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每次都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培育粘菌,但它们养起来只能活几天。”周庆丰说。 “以前我也觉得可惜,但我离这个小世界越来越近了,十年的相处,我才真正体会到,人类和细菌的生命其实很相似,都在努力成长。” ”。

起初,为了周青峰的安全,家人并没有让她单独上山。 现在,家人看到了她的坚持,不再反对。 “世界上有几千万种真菌,但我拍到的还不到万分之一,我不可能全部拍完。” 周青峰不想放弃。 她已经习惯了在粘菌的世界里寻找幸福和生命的意义。 。

“光阴似箭,唯有绽放,才能不负时光。” 周青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