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六. 6 月 15th, 2024

红枫湖水域水生真菌初步调查与鉴定红枫湖风景区

admin

3 月 12, 2024 #菌类养生

摘要: 应用形态学和分子生物学相关理论知识和方法,对贵阳市红枫湖6个典型区域水体中的真菌群落进行了分离培养。 共获得387株菌株,其中真菌173株,隶属3属。 亚门有9属; 细菌214株,分属7科8属。 真菌中以半知菌亚门、链格孢菌、曲霉菌、青霉菌和担子菌亚门出现较多,占分离真菌总数的70%。 细菌中,杆菌科和假单胞菌科的芽孢杆菌和假单胞菌出现较多,占分离菌株总数的50%。 细菌菌株数量的变化与温度呈正相关; 不同地区的菌株数量与污染程度有一定的关系。

关键词:水生真菌; 隔离; 鉴别; 红枫湖

CLC 分类号:Q938.8 文件识别码:A 文章编号:0439-8114 (2013) 15-3518-03

微生物的种类和含量已作为污水指标的重要指标纳入水质监测项目。 目前,水生真菌的研究已成为真菌研究的热点之一。 水生真菌与温度、季节、地理、污染及水生真菌生境基质关系的研究逐渐开展[1, 2]。 红枫湖位于贵阳市平坝县境内。 与百花湖、阿哈水库并称为“两湖一水库”,是人民生活水的重要水源之一。

目前,已有学者对红枫湖的原生动物群落特征、浮游植物、污染状况等进行了研究,以评价其水质,但尚未对水体中的水生真菌进行研究。 实验于2011年3月至12月采集了红枫湖6个典型区域的水样,对红枫湖水真菌进行了初步调查和多样性研究。 对水中真菌进行培养、分离和纯化,旨在为水质评价提供理论依据。

1 材料与方法

1.1 样品采集

1.1.1 采集时间和地点:2011年3月至12月在贵阳市红枫湖大坝、窑洞、西郊水厂、花雨洞、后屋、片山寨6个地点进行采样。

1.1.2收集方法:将消毒后的塑料瓶置于水面下旋开瓶盖,灌满水,然后在水中拧紧瓶盖[2]。

1.2 样品分离

1.2.1 水样中真菌的分离采用两种方法进行分离培养,即:①在无菌操作下,将水样瓶倒置数次并摇匀,用采样枪取0.2mL水,加入将其加入PDA和Martin培养基中,轻轻移动使水样平铺在培养基上,并在28℃培养箱中培养。 真菌菌落在培养基中生长后,进行分离、纯化和培养。 ② 取无菌滤纸在无菌操作下过滤湖水,然后用无菌剪刀将滤纸剪成约0.5cm的小方块,置于PDA和Martin’s培养基上[1],置于培养箱中28℃培养文化。 真菌菌落在培养基中生长后,进行分离、纯化和培养。

1.2.2 水样中细菌的分离细菌分离和真菌分离的方法基本相同。 不同的是,所用的培养基是牛肉膏蛋白胨培养基。

1.3 真菌鉴定

1.3.1 真菌的鉴定采用两种方法:形态学方法和分子生物学方法。 ①首先观察并记录纯化真菌菌落的形状、颜色和生长特征(如同心圆、放射状等)。 然后挑出孢子制作临时玻片,在显微镜下观察孢子的形态特征并拍照记录。 然后,通过查阅相关资料,鉴定出具有明显形态特征的真菌。 ②采用DNA测序,再用blast比对确定属[3]。

1.3.2 细菌的鉴定 ①对于纯化后的细菌,首先观察并记录菌落的形态、生长特征(如光滑、粗糙、皱纹、同心圆等)和透明度,并拍照。 ②对菌株进行革兰氏染色。 ③利用DNA测序,再用blast比对确定属。

2 结果与分析

2.1 红枫湖水生真菌

通过历时9个月对红枫湖6个地点水样的调查鉴定,共获得菌株387株,其中真菌173株,分属3亚门9属; 细菌214株,分属7科8属。

2.1.1 红枫湖真菌种类

1) 孢子形成真菌的种类。 孢子形成真菌均属于半知菌亚门,分为6属,即:①炭疽菌属。 分生孢子梗无色至棕色,单细胞,椭圆形或新月形。 ②链格孢属。 分生孢子梗是黑色的,长度不等,倒置的棒状或椭圆形,具有横向或纵向的隔膜。 ③青霉菌。 分生孢子梗从菌丝垂直生长,呈圆形或椭圆形,整体形状呈扫帚状。 菌落通常呈绿色,有时混有红色或紫色。 ④曲霉菌。 分生孢子梗无隔膜,顶部增大,呈球形,并产生许多呈放射状排列的小茎。 小茎的顶端布满孢子,成簇生长。 分生孢子呈圆形或椭圆形。 ⑤镰刀菌。 分生孢子呈镰刀形,稍弯曲,多为3隔膜。 菌落颜色为白色絮状。 ⑥枝孢菌。 分生孢子呈柠檬形且顶生,孢子柄深色且分枝。 详细信息请参见图 1。

2) 非孢子真菌种类。 对于不产生孢子的真菌,利用分子生物学将其鉴定为担子菌亚门、Irpex、子囊菌亚门、细球菌属和拟杆菌属。 )。 原因可能是通过腐木、落叶等途径进入水体。

2.1.2 红枫湖细菌种类 共获得细菌214株,隶属7科8属。 具体鉴定结果如表1所示。

2.2 红枫湖优势水生真菌

优势真菌为链格孢属、曲霉属、青霉属和担子菌门,占分离真菌总数的70%,其他真菌占分离真菌总数的30%。 %。

优势菌为枯草芽孢杆菌和芽孢杆菌科假单胞菌,占分离菌株总数的50%。 其他真菌占分离株总数的50%。

2.3 红枫湖各月菌株数量变化

从图2可以看出,3月份细菌和真菌菌株数量在15株以内。 5月至10月菌株数量增多,8月菌株数量最多。 这与温度升高有关。 8月份的水体温度已经达到了很多真菌的最佳培养温度。 2.4 红枫湖各采样点菌株数量变化

从图3可以看出,除了时间上的变化外,不同地点的菌株数量也存在差异。 菌株数量在8月下午达到最高值,最低值出现在12月的坝内。 最高值是最低值。 15次。 不同地点的菌株总数依次为:后屋>片山寨>窑洞>西郊水厂>大坝>花鱼洞。

3 讨论

实验采集了3月至12月的水样。 由于采集时间和地点不同,得到的水生真菌也不同。 这些真菌在频率和数量上有不同的变化。 这可能与水中的营养物质、天气变化、人为因素等原因有关[4]。 其中,影响菌株数量最重要的因素是温度。 8月份菌株数量达到最高值,因为8月份的温度是某些真菌的最适生长温度。 例如,真菌中曲霉菌的最适生长温度为32~35℃,曲霉菌的最适生长温度为32~35℃。 霉菌在温度25-30℃时生长最快; 细菌中,黄单胞菌的最适生长温度为26~28℃,假单胞菌的最适生长温度为30℃左右[5]。

不同地点的菌株总数为后屋、片山寨、窑洞、西郊水厂、大坝、花鱼洞。 其中后屋、片山村周边有化肥厂、发电厂,会对水质造成一定的污染[6, 7]。

对于本次测试,目前仅进行了初步鉴定和定量分析。 在下一步的测试中,将对真菌进行进一步的分子分析和评价[8, 9]。 将收集岸边的土壤、枯木等材料,同时改进分离方法和培养基配制等各方面,以获得更多的菌株,对水生真菌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参考:

[1]金晶,王元禄,刘建平。 蛤河水域水生真菌的分离[J]. 当代生态农业,2004(1):112。

[2] 周秀华,杨秀东,林海坤。 阿什河水体秋季真菌群落研究[J]. 长春大学学报, 2010, 20(6): 29-30.

[3] MONGKOL W. 浙江省淡水水生真菌多样性及分子系统发育研究[D]. 杭州:浙江大学,2009。

[4] 杨法荣,丁华孙. 洱海真菌类群分布研究[J]. 云南大学学报,1986,8(3):319-324。

[5] 董娟,何晓红。 太湖梅梁湾附生和游离细菌群落结构分析[J]. 应用与环境生物学杂志, 2011, 17(1): 104-108.

[6]张志清. 利用微生物评价水质的研究进展[J]. 上海环境科学, 2001, 20(6): 259-262。

[7] 王雷,邓文毅,刘国忠,等。 环境水质远程自动监测系统的研究与应用[J]. 北京机械工程学报,2001(4):6-10。

[8] 徐怀树,徐冰,季伟尚. 水环境中微生物的生存与生长[J]. 微生态学报, 1990, 2(3): 34-38.

[9]廖祖和,顾永杰。 苏州河生物群落结构变化与水质的关系[J].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3(3):109-112。